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早晨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情感 >

施工现场挖出抽不干的腐水,老百姓上门:你们挖断了阴脉

时间:2018-09-19 22:36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造桥的时候,第一根桩还没打下去,工地上各种怪事就层出不穷,最恐怖的是每天晚上,留守的工人总能听到一些若有若无的哭声 几年前,我在工地上呆过一段时间,在那里听说过一起关于水鬼的诡异事件。 什么是水鬼?说起来比较心酸,这是一种工地上很冷僻的职业
施工现场挖出抽不干的腐水,老百姓上门:你们挖断了阴脉

 

造桥的时候,第一根桩还没打下去,工地上各种怪事就层出不穷,最恐怖的是每天晚上,留守的工人总能听到一些若有若无的哭声……

几年前,我在工地上呆过一段时间,在那里听说过一起关于水鬼的诡异事件。

什么是水鬼?说起来比较心酸,这是一种工地上很冷僻的职业。

水鬼往往是家里比较穷困,急需用钱的人,因为一些特殊原因,必须穿着简易防水衣,背着氧气筒或拖氧气管,一头扎进几十米深,满是黄浊泥浆的桩孔中。

那些桩孔,幽深狭窄,因为泥浆的原因,越往底下压强越大,还随时都有塌方的可能。

再加上土木这个行业,说到底就是门玄学,一个人潜进那幽深的桩孔泥浆中,有时候遇到最可怕的往往不是塌方,而是一些说不清,道不明的东西。

我是从一位老师傅口中听到的这个故事。

他年轻的时候因为一件事急需用钱,就做过一次水鬼,并且遇到了一件让他时至今日,都难以忘记的诡异事件。

在说这个事之前,我必须给大家说明白什么是打桩,方便大家理解水鬼这个职业到底是做什么的。

一些铁道、桥梁工程,在施工的时候,需要用大型机械在地上钻几十米深的桩孔,往里面放钢筋笼,然后再灌入混凝土,起到加固地基,改善土层承受力的效果。

这个过程,就被称为打桩。

而打桩必须要用到“钻头”,钻头一般都是耐磨的合金钢制成,固定在打桩机上,用来破岩开石,所以承受了巨大的震动和压力,有时就会被岩石卡住。

早年因为技术限制,钻头打捞不上来,就只能请水鬼出场,拿命下去捞。

我当时在的那个工地,在挖一条很有名的隧道,桩孔一度打到地下30多米深,当时工期赶得比较紧,记得每天要求是要打两个桩孔,再加上结钢筋笼,灌混凝土,所以工地从早到晚都是一片忙碌的景象。

不过好在那个时候亲戚介绍了一个熟人,我每天就是跟着熟人在工地现场到处晃悠,负责检查现场有没有违规操作的地方,还算轻松。

熟人姓汤,大家一般称他为汤老。

汤老从事这一行将近三十年,是个老师傅了,因为负责安全,所以人看起来有点严肃,不过没事还是会和我们偷偷喝两杯酒,再抽几根烟,吞云吐雾中,回忆下以前的峥嵘岁月,放荡青春。

那天,临近中秋节,时间大概是晚上11点,工地上几台打桩机还在轰轰烈烈地打桩,钻头磨裂岩石,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,让人听见就牙齿发酸。

我和汤老负责值夜班,因为晚上一般不会有事,我俩就找了个角落点着根烟,天南海北地瞎聊。

聊着聊着,汤老看着远处的打桩机,眯着双眼,声音低沉道:“你觉得土木这个行业,怎么样?”

我心中一怔,没想明白汤老是想说什么,索性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他。

汤老的脸色在昏淡的灯光下阴晴不定,他喃喃道:“土木这个行业,说到底就是人定胜天啊,老天爷给你一条大江,你偏要架一座大桥,老天爷给你一座高山,你偏要贯一条隧道,我们这些干土木的,就是在跟老天爷对着干啊!

“所以从古到今,土木这个行业,出的邪事怪事最多,各种风水忌讳,也都是从这流传出去的。”

于是,就在烟雾缭绕中,汤老给我讲起他年轻时候的一段往事。

那是九十年代的事了,当时汤老还是个年轻人,刚刚从部队退伍回来,为了攒钱给妹妹治病,接了个大活,跟着施工队进贵州深山,参与修建一座史无前例的大桥。

贵州那块地方,多崇山峻岭,素有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之说,自古代起就交通不便,再加上当地生活着不少少数民族,生活习惯与外族也不一样,所以天长地久下,贵州这块就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。

而当时汤老他们要做的就是在群岭大江上,凌驾云霄,生生架起一座巨桥,贯通两界!

如此庞大的工程,光设计图纸路线就花了三年时间,沿途的每一根桩,位置距离坡度海拔,都要精挑细选,每根桩要打到百米深,为此特地从国外买的特殊打桩设备,找的经验最丰富的施工团队。

就是这样一个工程,却在打第一根桩的时候出现了问题。

那根桩,死活打不下去。

一般工地的第一根桩都是有讲究的,要点高香,上三畜三牲,祭祀伟大的无产阶级先锋,求佑工期平安顺利,大家一起发财。

俗气点说,就是图个开门红。

结果第一个桩孔在打到地下10米左右,桩孔一直往外喷涌泥浆,一夜时间就能涌积出一个小小的泥潭,人和机械根本就不能在旁边施工,必须用水泵把泥浆引出抽干。

而且那些泥浆奇臭无比,里面夹杂着一些不知道是动物的死尸,还是别的什么东西,看起来又黑又浊。

最恐怖的还是每天晚上,现场留守的工人睡觉时总能听到一些若有若无的哭声,声音有老有少,有男有女,凄厉阴绝,隐隐从地下传来,让人浑身发颤……

那段时间工地上各种斗殴事件也层出不穷,似乎大家心中都憋着一团邪火,连平日里温润有礼的人也变得暴躁凶戾。

总之,第一根桩子还没打下去,工地上各种怪事就层出不穷,当地的老百姓说施工队是在阎王爷头上动土,挖出阴脉了,这座桥建不得了。

最后实在没办法,上面的人只能先把第一个桩孔给封起来,禁止任何人靠近,同时在全国各地寻找一些有大能力的人,图谋如何破局。

毕竟这么多人和设备都耗在这里,每天的开销也不是个小数目。更关键的是,这座桥作为一个标志工程,背后所赋予的意义也让上面的人下了军令状,务必确保大桥可以顺利建成,开通。

汤老说到这里时,眼中蒙上一层薄雾,似乎陷入那段岁月的回忆中。

他说那段时间,这个深山里的工地上来了各种各样,形形色色的人物,他们一来就直奔第一个桩孔,也不知道在那里做什么。

就这么折腾了半个月,第一根桩还没有开动,而工地上已经开始流传出各种流言蜚语,说是上面的人决定要打生桩!

打生桩,是一项古代秘传的建筑方术,相传是鲁班留下的。

据说古代有些地方动土动工的时候,柱子怎么也立不到坑里,所以就把一些活人,大多是死刑犯埋进坑里,献祭给山神,然后再在死人尸体上面立柱,就可以保证工程顺利展开。

06年,在香港一处地基下面,发现了大量儿童骸骨,有传就是昔日的“生桩”。

因为这种做法太过血腥黑暗,所以现在越来越少听说哪里还有用的了。

就在传言越闹越大的时候,一个特殊的客人终于来了。

那是一个道士打扮的老人,年纪已经很大了,连走路都是两个人搀扶着,似乎随时都会撒手而去,只是看身份尊贵无比,上面的人在老人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,一路唯唯诺诺把老人簇拥到第一个桩孔旁边。

那个老人在桩孔处看了半天,沉默良久,低声嘱咐身边的人几句,就直接双腿叠加,坐在这个桩孔旁边一动也不动。

汤老当时也是好奇,跟着那些人一起跑前跑后,按照那个老人的指点,给他准备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,有新鲜的黑狗血、附近村子收上来的几十件破旧衣服,男女老少都有……

这些东西,连同工地上,十几个年龄在20岁左右,包括汤老在内的小伙子,他们的指心血,全部倒进第一个桩孔中。

最后那个老人拿出许多黄纸剪成的小人,那些小人大概巴掌大小,背后用朱砂绘着奇异的符文,沿着桩孔排成一圈,用火折点了。

说来也是奇怪,那些黄纸小人看起来不是很大,但是燃起的火光却冲天而起,熊熊不绝,直烧了大半夜才渐渐熄灭。

等这一切弄好之后,那个老人颤颤巍巍地被人扶了起来,当天晚上就坐车离开了这个工地。

汤老说到这里的时候,目光微微闪烁,迟疑了一下,他说他当时又看了一眼那个老人,总感觉老人的脸色和来时不一样,整个人就像是一个纸人一样,毫无生气。

老人走了之后,第一个桩孔终于开始继续破土动工,这次倒是一帆风顺,仅仅一天半的时间就打到70多米,一旁配套的钢筋笼也已经准备好,看起来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。

结果就在第二天,打桩机就出事了。

配套的那个钻头被卡死在岩层中,捞不出来了。

上面的人试了好多办法,也没有办法捞出钻头,如果放任钻头留在桩孔中,这个桩就算是废了。

换一个桩孔的话更是不可能,毕竟当初光设计这些桩位走向就花了三年时间,一旦有所变动,后面的桩位也要全部变动,这需要消耗的工程量就大到没边了。

最后,上面的人实在走投无路了,就说谁要是能够将这个钻头给捞上来,奖励两千元!

两千元啊,那可是九十年代,那个年代大米才5毛钱一斤,大家辛辛苦苦干一个月工资也才200元左右。

汤老当时虽然年轻,但也隐隐猜到上面的想法,这是在重金悬赏,招募死士去当水鬼啊。

他那段时间家里妹妹重病,急需救命钱,如果能拿到这两千块钱……

汤老思前想后,一方面是妹妹的救命钱,一方面搞不好就是自己的卖命钱了,其中心里辗转、纠结,实在是难以为外人道来。

最后,他还是去找到上面的人,说愿意当一次水鬼。

汤老跟我说,他年轻的时候是个游泳健将,水性极好,最喜欢就是去大江大河中扎猛子,也是因为这,当年才会这么选择。

因为事发突然,再加上这种事情不适合让太多人知道,上面的人敲定好注意,为汤老私下搞了一个践行会,好酒好菜下肚,一切准备妥当,一行人就来到第一个桩孔旁边。

汤老当时穿着简易防水衣,身后拖着一根氧气管,为了防止下沉力度不够,还专门找了一块石头绑在腰间,用来控制下沉。

真是准备亲身下去,面对着那个桩孔的时候,汤老才感觉到心中的恐惧。

桩孔看起来方圆一米左右,里面浑浊的泥浆深不见底,别说一个大活人,就算是掉进去十个百个也是转眼间没影了。

再加上之前开凿的时候出的那些怪力乱神的事,还有附近村民口中的阴脉说法,心里不怕那是假的。

只是事情已经到了这里,汤老也只是攥着拳,心里默默地念叨了几句,咬牙跃进桩孔。

一进桩孔,身下石头拖着汤老一坠无底,耳边隐隐听着泥浆在密闭空间中,发出种种奇异的,瘆人的声音。

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之下,人的意识甚至都开始和肉体脱离开来。

汤老跟我回忆说,当时他的脑海里出现了很多以前的画面,像是刚刚从军的时候,还有和妹妹小时候在山坡上玩耍的场景,这些经历就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中飞快地闪过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就在他下到某一个程度的时候,桩孔里的泥浆压强已经大到让他呼吸困难,汤老下意识想解开腰间绑着的石头,可却怎么也解不开。

与此同时,他才发现,在这个本应该浑浊的,伸手不见五指的泥浆桩孔中,竟然有点点橘黄色的光芒!(小说名:《阴脉》,作者:不再说。

 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